陈志波违纪违法案例剖析:赌瘾和贪欲是他迈不过的坎

发布者:纪委发布时间:2014-11-27浏览次数:189

赌瘾和贪欲是他迈不过的坎
——江西省乐平市交通运输局原副局长陈志波违纪违法案例剖析

一名副科级干部,为满足赌欲索贿、受贿10余万元,其负责的工程却近5年不能完工。荒唐的行径,既反映赌徒的疯狂心理,也折射“反腐轮不上我”的典型“蚁贪”思想,认为只要小打小闹,数额不多、动静不大,纪检部门不会注意、难于监督;搞好了与上层的关系,单位领导就信任有加、不会监督;现行体制是各管一亩三分地,班子成员习惯于互不干涉、不愿监督;至于下属,都是言听计从、不敢监督。思想的错位,必然导致贪欲的膨胀、人生的“脱轨”。


  谁也没有想到,本是民生工程的洲渡大桥,没有办成为民造福的好事,却让乐平市交通运输局原副局长陈志波遭遇“滑铁卢”——自2009年12月以来,在近5年的时间里,这个长度仅为560米的渡改桥项目,停停建建、反反复复,沦为“半拉子”工程,严重影响了当地村民生产、生活,群众反映强烈。景德镇市和乐平市两级纪委高度重视,查实项目负责人陈志波收受贿赂11.7万元的违纪违法事实,并将其移送司法机关。


  一座迟迟不能修通的大桥,成为陈志波迈不过去的坎。但熟悉内情的人都说,真正绊倒陈志波的“坎”,是其内心难以抑制的赌瘾和疯狂的贪欲。


  嗜赌如命,小节不慎坠深渊


  今年50岁的陈志波,也曾有过艰苦奋斗的历史。1982年大学毕业后成为一名教师,几年后被选调进入公务员队伍。凭借一贯出色的表现,2006年被组织上委以乐平市交通运输局党委委员、副局长的重任。


  在只有90多万人口的乐平市,能在这样的部门当上领导实属不易,许多人投来羡慕的眼光。事业上的顺风顺水,让陈志波得意忘形,有了放纵行乐的念头,最为明显的就是染上了赌博的恶习。


  “刚开始,我还念叨‘小赌怡情、大赌伤身’,只是打一元、两元的麻将;慢慢嫌不过瘾,改为‘推牌九’、‘拖拉机’;发展到后来,‘两副头’、‘包王’、‘包分’等各种玩法,无所不会,企图在赌场上捞一把。”在冒险和侥幸心理的混合作用下,陈志波赌瘾越来越大,一有空就约人赌两把,到了不分场合、不论时间、不看对象的地步,就连下乡检查,中午临吃饭前也要抓紧时间“搞一搞”。


  然而,也许是牌技不佳,或许是赌运不济,陈志波基本上是十赌九输,刚开始几百、上千地输,“伤皮不伤骨”,他还能咬牙坚持。后来,随着赌注的不断飙升,他逐渐感到吃不消,但仍迷信于“下一次手气好点就会赢回来”,因而屡败屡战。特别是别人一句:“陈局长,这点钱对你来说算什么?再玩大点!”他就更加不管不顾,彻底玩昏了头、玩红了眼,什么个人的前途、组织的托付、家庭的责任,统统被抛到了脑后。


  2009年,陈志波和人玩起了新花样——斗牛牛,这是一种变数更大、风险更高、也更刺激的赌法。陈志波甚至还特意闭门苦练了一番,妄图以此扳回老本。然而,事与愿违,他没能改变赌桌上的颓势,仍是输得一塌糊涂,最多的时候一晚输了3.5万元。


  钱,像水一样往外流,不光工资、积蓄全输光了,外面还债台高筑,打下了几万元的欠条。面对家人的劝说,陈志波也心疼过,想结束这“通宵达旦赌、两手空空归”的日子。但可惜的是,这些念头都是一闪而过。他总是一边信誓旦旦地忏悔,一边又鬼使神差地凑到桌前,赌得忘乎所以。


  小节不慎,大节难保。输红了眼的陈志波动起了以权谋私的邪念。他的想法愚蠢而直接,就是借手中掌管的项目捞一笔,然后再去赌几把。这个可怕的念头,让他铤而走险,把自己推向了犯罪的深渊。正如他后来悔悟时的哀叹:“没钱时小玩,有钱时大玩,用权捞钱后疯玩,最后醒悟时就玩完!”


  贪欲如火,不择手段谋私利


  《菜根谭》中说道:“人只一念贪私,便销刚为柔、塞智为昏、变恩为惨、染洁为污,坏了一生人品。”此时的陈志波,为赌不择手段。权力,成了他捞取赌资的“救命稻草”。


  2008年11月,乐平市启动渡改桥工作,陈志波负责全市15个渡改桥项目的地质勘探、施工设计、项目招标等工作,并具体承办负责洲渡大桥。他像一匹饿狼,瞪着一双发红的眼睛,仔细搜寻工程的每一个环节,不放过任何一个要钱的机会。


  一位叫朱健的老板在商谈业务时主动提出,按照“行规”可以返还合同金额5%的“介绍费”。陈志波心中暗喜,他一盘算,5%的“介绍费”就意味着一万多元,刚好可以弥补前几次输钱的损失,何乐而不为!随后,经陈志波力荐,朱健先后承接了黄铁炉大桥、南岸大桥、小港咀大桥等12座桥梁工程的地勘、原址详勘和新址地质详勘业务。按照事先的约定,2010年10月的一天,朱健送了1万元现金给陈志波。2011年11月的一天晚上,陈志波在一个朋友家打麻将时,又打电话让朱健送了5000元现金。


  尝到了甜头,陈志波变得一发不可收拾。有时是巧立名目,有时是公开索要。


  乐平10座渡改桥项目的设计,经陈志波考察和建议,全部由江西省某设计院设计,总设计费163万元。2012年年初的一天,陈志波来到南昌,和该设计院院长熊希圣聊天时透露自己的车很破旧,想换一辆,要设计院赞助3万元。项目负责人开了口,熊希圣自然照办。2012年6月,熊希圣让其一名职员以个人身份办了一张2万元的银行卡,将卡和密码一同给了陈志波;2012年年底,又在自己的办公室里给了陈志波1万元现金。


  2009年下半年,陈志波利用自己负责洲渡等三座大桥项目的施工及监理招标的机会,推荐了江西金泰工程造价咨询有限公司代理招标。在与该公司副总李玲洽谈业务时,陈志波赤裸裸地提出应该得到一定金额的好处费。李玲表示同意,并于2010年初,给陈志波送了1.2万元现金。


  2009年12月份,洲渡等三座大桥施工及监理招投标开始报名。外号“老九”和“牛筋”的两个人假借了江西中煤公司的资质前来投标。在评标的前一天,他们找到陈志波帮忙并表示事后定会感谢。陈志波欣然同意。在他极力帮助下,“老九”和“牛筋”中了标。2010年春节前的一天,陈志波收到了2万元的好处费。


  两个“草包”工头,怎么能完成渡改桥这样的工程呢?很快,在获取了不菲的转包费后,“老九”和“牛筋”就将此工程转让给江西鹰潭的严权胜及其朋友胡华斌。作为项目负责人,陈志波本应阻止这个转包行为,但由于事前被严权胜送来的1万元“糖衣炮弹”击中,他吃人嘴短、拿人手软,说不出一句反对的话。


  更为甚者,在多次收受贿赂后,陈志波基本上撒手不管,放任工程迟迟不动,当地群众曾多次向主管单位反映,有关领导也督促其加强监管或撤换施工方。但陈志波无动于衷,甚至在这样的情况下,仍多次违规办理手续,先后借出了300多万元的工程款。


  悔之晚矣,人生舞台无彩排


  “我错误地认为,像我这样小级别的干部,只要小打小闹动静不大,不会引起上面注意,纪检部门难于监督;单位领导对自己信任有加,只是偶尔过问几句,不会监督;班子里的同事则各管一块,不愿监督;至于自己的一亩三分地,下属都是言听计从,更不敢监督。因此,我觉得有恃无恐,胆子越来越大。”东窗事发后,陈志波悔恨不已,这时才在恍惚中记起70多岁的老母常说的一句话:多为公家事,常拂心上尘。可惜当时却抛到了九霄云外!


  陈志波忏悔道:“在负责协调渡改桥项目后,置身工程建设这个敏感领域,我不是高度警醒严加防范,而是以为大权在握,有了更多权力运作的空间。对质量能否保证、工期能否按时漠不关心;而怎样利用工程捞钱获利,却是煞费心机,不放过勘验、设计、招投标和施工等任何一个环节。我真是太对不住组织的培养和信任了……”


  其实,让陈志波觉得最对不住的,是他的家庭。他的妻子也是乐平某市直单位的领导干部,原本夫妻恩爱、家庭和睦。儿子自小成绩优异,一直被寄予厚望。但自从陈志波陷入赌博的泥沼难以自拔后,这个家就失去了原本的温馨。陈志波整天在外打牌,常常不回家,夫妻感情降温;沉重的赌债让家里压力重重,忙于拆东墙补西墙的生活让夫妻两人心力交瘁。


  更让陈志波不愿接受的事实是,这种梦魇般的生活,让儿子也受到严重影响,导致成绩直线下降。2013年高考没有考上心仪的大学。


  “整个家庭的希望,都是被我给毁了!”陈志波黯然用“莫道小节不堪提,蝼蚁之穴溃长堤;善恶原由点滴事,一正一邪分云泥”的小诗,写下了无尽的悔恨之情。(江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