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阳江农资采购系列腐败案剖析

发布者:系统管理员发布时间:2014-03-09浏览次数:31

        官商勾结、权钱交易,是最普遍、最典型的贪腐现象。2013年上半年,广东省阳江市纪委历时3个月,查清阳东县农林局原副局长曾华、种植管理股原负责人黄芝南受贿165.7万元的案件,并将二人移送司法机关。2013年底,阳江市中级人民法院终审判决,判处曾华有期徒刑6年,判处黄芝南有期徒刑7年。

  利令智昏 定制招标

  2011年7月,阳江市委、市政府决定投资1.5亿元建设漠阳江两岸优质水果产业带,此举也是当地政府重点推出惠及该区域广大种植农户的一项好政策。然而,项目实施不久,不断有群众举报“好政策”被滥用错用,成了一些不法官员口中的“唐僧肉”。

  2013年1月,阳江市纪委、监察局收到一条群众发来的手机短信,反映阳东县农林局在水果产业项目政府采购化肥环节中存在违纪违法问题。结合此前收到的举报材料,市纪委立即从市县两级纪委和检察院、市公安局、市审计局等单位抽调人员组成专案组,对相关问题展开调查。

  初查中,调查人员对该政策实施以来涉及的标书初稿、修改稿、最终发布稿、电子邮件等书证和物证进行分析,基本确定阳东县农林局在招标采购中存在人为设置条件排斥他人投标的严重违纪行为。同时,该局负责采购工作的种植管理股负责人兼县农业和林业科学研究所所长黄芝南及分管副局长曾华存在严重违纪违法问题。

  经查,2012年3月,阳东县农林局为漠阳江两岸优质水果产业带相关项目进行政府采购化肥招标时,东莞市保得生物工程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张某及其公司销售经理杨某找到曾华和黄芝南,许诺如果能帮助其公司中标,将会把超出公司设定底价的金额全部返还。曾华、黄芝南怦然心动。在金钱的诱惑下,曾华和黄芝南对杨某言听计从。招标文件中的技术参数、评分细则、评价指标以及权重,曾、黄两人都根据杨某的要求量身定做,最终在市公共资源交易中心取得进行政府采购的资格认证。同年6月,保得公司生物有机肥和配方肥顺利中标,总价399.4万元,超出事先与曾、黄二人约定的底价136万元。事后,杨某分两次将100万元现金交于曾华和黄芝南,其中曾华分得52万元,黄芝南分得48万元。而对剩余的36万元,曾华、黄芝南还曾多次到东莞向杨某讨要。

  曾华、黄芝南之所以会被杨某轻而易举拖下水,说白了,就是一个“钱”字在作怪。底价260多万元的化肥最终以399万多元中标,曾、黄二人获得的回扣差不多占到了保得公司底价的一半。曾华、黄芝南二人利令智昏贪婪成性的本质由此可见一斑。

  权钱交易 官德丧失

  随着调查的进一步深入,为有效防止曾华和黄芝南与其他同案人串供,争取调查取证的主动权,专案组加紧时间突破二人心理防线。

  而此时的曾华、黄芝南,存在侥幸、畏罪等心理,有时沉默寡言,有时喋喋不休,有时胡搅蛮缠,调查进展一度放缓。

  对此,办案人员一方面换位思考,从掌握的证据认真分析其最在意什么、最害怕什么、能够说什么等心理,掌握节奏选准谈话的切入点进行突破;另一方面,办案人员将外围取证所获得的基本事实作为炮弹,用证据摧毁其侥幸心理。同时,办案人员在与曾黄二人谈话过程中,讲清法律政策,用发生在其身边的案例,明之以法、慑之以威,使他们最终思想发生转变,开始主动交代自己的违纪违法问题。

  据曾华、黄芝南二人交代,2012年3月,他们与广东天禾农资公司业务经理梁某波相勾结,帮助该公司中标采购项目,收到了二人工作以来第一笔大额贿款24.3万元,二人思想防线就此崩溃。面对金钱诱惑,他们变得无所顾忌,当着行贿人的面就直接在办公室分赃。

  2012年12月,阳东县农林局为相关项目第二次采购化肥,东莞市保得公司代理商又找到曾华、黄芝南。通过在相关招标文件中设置不合理条件、排斥潜在投标人等方法,该公司又于2013年1月顺利中标。该公司答应将超出竞标底价的144万元交于曾、黄二人支配,但该款尚未分赃,曾华和黄芝南就已东窗事发。

  知法犯法 雁过拔毛

  曾华曾任乡镇司法所所长,具有一定的法律素养,因此其贪腐行为的发生并不是因为他们不知法、不懂法,而是因为他们不守法、不敬法,甚至知法犯法。

  曾华对党纪国法的无视甚至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2012年4月,曾华、黄芝南成功帮助深圳市富巍盛科技有限公司业务经理梁某顺利中标漠阳江两岸水果产业带项目节水灌溉器械和太阳能杀虫灯项目,拿到好处费30万元。然而,好景不长,2013年1月,二人隐约察觉其贪腐行为可能已经暴露。同时,因偷工减料,富巍盛科技公司所做节水灌溉工程也没有通过相关部门验收。

  为防止东窗事发,曾华、黄芝南极不情愿地退回贿款24.6万元,只留下5.4万元私分。为什么他们不将赃款全部退还?原来,虽然已知大祸临头,但二人还在打着小算盘,他们竟“精明”地算计出好处费的比例,退还的24.6万元只是采购节水灌溉器械的回扣,而采购太阳能杀虫灯部分的回扣还是要照拿不误。二人此时对党纪国法已毫无敬畏之心。

  该案中,一边是贪官污吏和不法商人坐地分赃,一边是农户购买到的肥料肥力不足、不合格农药超标对土壤造成侵蚀污染,严重影响该市水果产业带项目的后续发展。而在节水灌溉器械购买和安装过程中,由于存在权钱交易,供应商从成本考虑偷工减料,导致节水灌溉项目无法通过验收不得不需要重新设计安装,造成浪费并衍生了更多腐败机会。这种官员拿富民“好政策”当作“唐僧肉”雁过拔毛的行径,给相关项目顺利完成造成极大损失。此外,曾、黄二人侵吞的资金,多是中央及省、市各级部门支农惠农的财政资金,涉及千万种植农户切身利益,在当地造成极其恶劣的影响。

  在查办了农资系列腐败案后,当地群众自发给市委、市政府送来一面“依法行政、一心为民”的锦旗。锦旗上的八个字是感谢,更是无声的鞭策。

  编后

  两名基层干部,本应将党和政府支农惠农的好政策、好举措执行好、落实好。然而,他们却动了贪念伸出黑手,将一个共产党员的廉耻丢到一边,最终不仅权财两失、锒铛入狱,更损害了不少群众的切身利益。

  在这起农资腐败案件中,相关涉案人员的违纪违法行为直接表现为经济问题,表面原因是制度缺失和监督不力,根本原因则是他们理想信念上出了偏差,缺乏廉洁自律意识和对法律法规的敬畏。就在办案单位即将对该案收网之前,曾、黄二人仍然执迷不悟,与杨某再次勾结,使又一批采购项目的中标价再次超出了竞标底价144万元。

  苍蝇不叮无缝的蛋。这些蛀虫何以身居官位,早已失去共产党人的操守,又如何取得党组织和群众的信任?如何考量选拔合格的人才,开展什么样的教育才能确保干部经得起考验?深刻的教训又一次为我们敲响警钟。

  严是爱、宽是害。蛀虫们的贪腐行为不是一天能养成的,也有一个从“畏”到“不